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New Zealand's hobbits industry

Hobbits are a fictional diminutive race in J. R. R. Tolkien's legendarium who inhabit the lands of Middle-earth. They are named "Halflings" by most of Middle-earth, and "Periannath" by the Elves.

Hobbits first appeared in the J. R. R. Tolkien novel, The Hobbit, in which the main protagonist, Bilbo Baggins, is a hobbit. The main protagonist of The Lord of the Rings, Frodo Baggins, is a hobbit, as are his friends and co-protagonists, Samwise Gamgee, Peregrin Took and Meriadoc Brandybuck. Hobbits are also briefly mentioned in The Silmarillion.

According to the author in the prologue to The Lord of the Rings, Hobbits are "relatives"[1] of the race of Men. Elsewhere Tolkien describes Hobbits as a "variety"[2] or separate "branch"[3] of humans. Within the story, Hobbits and other races seem aware of the similarities (hence the colloquial terms "Big People" and "Little People" used in Bree) However, within the story, Hobbits considered themselves a separate race, especially personality-wise.[4] At the time of the events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Hobbits lived in the Shire and in Bree in the north west of Middle-earth.


Peter Jackson threatens Hobbit shutdown

Peter Jackson Peter Jackson said the film was "a big fat juicy target"

Film-maker Peter Jackson has warned that production on The Hobbit movies could cease over a pay wrangle with acting unions.

The Lord of the Rings director, who is the films' executive producer, said it faced being shut down or moved from its location in his native New Zealand.

In an open letter, Jackson said shifting the entire project to eastern Europe "could so easily happen".

Unions have urged actors not to work on the films due to the dispute.

'Movie drought'

A number of organisations based in the UK, Canada, Australia and the US have said the The Hobbit's producers have refused to negotiate a deal with them.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ctors said it was time for performers on The Hobbit to seek union contracts, adding that actors in New Zealand have "struggled on non-union contracts for some time".

Jackson said the wrangle was a "grab for power" and "an attempt by the "Australian bully-boy" to exert influence over New Zealand's film industry.

"It feels as if we have a large Aussie cousin kicking sand in our eyes... or to put it another way, opportunists exploiting our film for their own political gain."

Andy Serkis (left) and Sir Ian McKellen Andy Serkis (left) and Sir Ian McKellen starred in The Lord of the Rings movies

"Seriously, if the Hobbit goes east (Eastern Europe in fact) - look forward to a long, dry big-budget movie drought in this country," added the film-maker.

Jackson said that he is not anti-union and "has always attempted to treat my actors and crew with fairness and respect".

He pointed out that Hobbit actors with no union representation are part of a profit-sharing pool.

The director made all three of the Lord of the Rings films and his screen adaptation of The Lovely Bones using New Zealand locations.

Jackson is expected to become the films' director after the departure of Guillermo del Toro due to concerns over delays - although a formal announcement has yet to be made.

But the two-movie project has not been given the financial go-ahead by Hollywood studios New Line and MGM.

Work was expected to start earlier this year but is now scheduled for a 2011 start.


2010年9月21日 星期二

墾丁国家公園讓路給螃蟹 獲善待動物組織頒發愛心大獎

【9月21日 AFP】台湾南部の墾丁国家公園(Kenting National Park) は、産卵期を迎えたオカガニを保護するよう、ドライバーに注意を呼びかけている。

 毎年、40種以上のメスのオカガニが放卵のため、島の南端にある墾丁国家公園沿岸まで移動するが、週末は特に道路が混雑するため、道を渡るカニには危険 だ。

「カニが車につぶされる音や、くだけたカニが高速道路に散らばっているのを見るのはショッキングだ」と墾丁国家公園関係者は話す。

 同公園は16日、カニを保護するため、幹線道路の2区間を今後2か月間で計6日閉鎖すると発表した。同公園は、カニの通る地域を通行する際にはスピード を落とし、必要な場合には車を止めるよう呼びかけている。(c)AFP

墾丁讓路給螃蟹 獲善待動物組織頒發愛心大獎

http://www.cdnews.com.tw 2010-09-17 17:43:50
(墾管處提供)
王鵬捷/綜合報導

 墾丁國家公園讓路給螃蟹, 讓牠們在產卵季節能夠平安到達海岸產卵。這一富愛心的決定獲得善待動物組織頒發與野生動物同行的進步獎。進步獎是獎 勵在商業和文化上都取得保護動物成就的團體而頒發的獎項。
                  
 該獎項緣於最近墾丁國家公園決定封閉附近一段主要的高速公路, 以幫助雌性螃蟹能夠安全到達海岸產卵。這段高速公路橫穿螃蟹的棲息地和海 洋, 對牠們構成危險 - 許多螃蟹被不知情的司機無辜撞死。墾丁國家公園也為此召募義工, 協助螃蟹安全到達海岸。

 由於現今大規模的土地開發, 野生動物往往被迫與人類近距離生活。越來越多人遷入在動物棲息地, 也不自覺地給動物朋友們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 煩。儘管牠們比較喜愛自然, 不受侵擾的地方生活, 然而這些動物只能無奈的屈居在非自然的地方, 如公路、公園甚至於城市內繼續牠們習性中原本自然的行 為。感謝富有愛心的團體如墾丁國家公園, 讓更多人了解所謂的“動物管制”,并取而代之為一些比較人道的方法, 這樣便能夠救助無數被忽略了的動物。

“我們有責任去幫助那些失去了自然家園的動物,盡我們所能與牠們和平共處。墾丁國家公園為螃蟹開路這一決定証明了在您家後花園看到的野生動物不 是過路者 – 這也是牠們的家。”善待動物組織總監賈貝克說。

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昆山慧聚寺,鹿港天后宮媽祖安座大典


昆山市鑑於媽祖信徒眾多且具有促進經濟發展作用,將發展媽祖文化經濟圈列為未來發展戰略選項,19日由來自台灣彰化鹿港天后宮媽祖分香安座昆山慧聚 寺,並首度繞行昆山市區,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海協會副會長兼祕書長李亞飛、慧聚寺善款功德主代表寶成集團總裁蔡其瑞等人親自出席,吸引眾多台商參加,盛 況空前。

昆山台商協會會長孫德聰表示,昆山市政府允許慧聚寺在昆山經濟開發區新建慧聚寺,可保護歷史文化遺跡,也能提升經濟開發文化內涵,為昆山與台灣經濟合作、文化交流開闢新的途徑。

孫德聰說,鹿港天后宮媽祖分香安座昆山慧聚寺,可為生活在長江三角洲眾多台胞及眷屬提供精神家園,為兩岸交流及之化認同提供交流基地。

慧聚寺昨天在江蘇省、蘇州市、昆山市官方支持、長江三角洲眾多台商及昆山市民熱烈參與下,配合鹿港天后宮媽祖分香安座,首次舉辦台灣民俗文化嘉年華,出錢 出力興建慧聚寺的寶成國際集團總裁蔡其瑞、寶成董事長蔡建聯袂參加,昆山台協會員廠商及員工也都全程參與媽祖繞行及踩街活動。


由寶成集團發起捐款興建、大陸華東地區最大的媽祖廟─昆山慧聚寺,昨天舉行迎駕台灣鹿港天后宮媽祖安座大典,由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大陸海協會執行副會長李亞飛擔任主祭。

儀式過程完全比照台灣廟會習俗,現場萬頭攢動;典禮結束後並施放長串鞭炮、煙火,展開長達四點五公里的繞境行程,熱鬧非凡。

江丙坤昨天在應邀致辭時難掩興奮,表示未來將有助於長三角地區百萬台商心靈寄託。

昆山市政府對昨天的安座大典極表重視,不僅在慧聚寺主要大道封街禁行車輛,還出動數百員警維持秩序,市政協主席許慶龍並代表致辭。

台商方面,包括全國台企聯會長郭山輝及華東地區台協會長幾乎全員到齊,昆山台協會長孫德聰並代表主持主祭典禮。

昆山慧聚寺是擁有一千五百多年歷史的江南古剎,原位於昆山馬鞍山南,始建於南北朝梁武帝天監十年(公元五一一年);可惜經歷雷火及兵劫,尤其對日抗戰時「八一三」淞滬戰役被日機轟炸全毀。

華東地區擁有百萬名台商,多年來儘管事業有成,卻缺乏心靈寄託,一直想要蓋一座媽祖廟;但因中共對於宗教管制,不允許新建寺廟。經過寶成集團董事長蔡其建 及昆山台商協會成員與官方溝通,後來決定以募款重建慧聚寺,有如「借殼上市」的變通方式,在項目中納入媽祖廟,獲得大陸官方批准興建,二○○八年五月動 土,第一期工程於近期完工,並且引台灣鹿港天后宮黑面媽及香火到慧聚寺。

這間廟宇目前是大陸最大的傳統古建築大木架構,同時也是華東地區唯一純閩台風格的寺廟建築群,參考台灣鹿港龍山寺、天后宮建築設計施工,其中閩南式傳統紅磚砌築與彩繪,精美石雕、木雕、堆剪等,都是特別請到福建泉州工藝大師製作,為江南地區寺廟首見。

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台灣 "塑膠花"等等

閱讀台灣 發現自己 / "塑膠花" 習性

看到溫紳在于美人節目國民大會中拿出一張郝柏村家照片 其中用"塑膠花" 可見台灣當時的習性


----
底下是年前寫下的,算是給基金會"徵文"的候選篇。 文章可以一直擴增下去, 所以趕緊"住手", 請朋友參考。


這「閱讀台灣 發現自己」,似乎與「溫故 知新」類似;而「閱讀」和「自己」等,都可能「多義」。所以,我採用隨筆的方式,將不同層面的「閱讀 - 發現」、「台灣 - 自己」交錯表現出來。
20世紀日本大作家司馬遼太郎的作品「等身」,,除了許多精彩的「日本戰國」「明治開國」英雄傳、歷史小說之外,還有60本「(世界)街道漫步紀」,其中的《台灣紀行》(台北:台灣東販出版社,1995)編號第40。它是受陳舜臣先生(從書中可知道他的神戶方言言簡,他又通波斯文)敦促的台灣史地文化之佳作,據吾友邱振瑞先生說,它是形塑近代日本人的「台灣觀」的少數著作之一。尤其進者,它更影響我們,即它能讓身為「無數代默默生於斯死於斯土」的我們,最感親切 君不見,英國BBC衛星電視作「亞洲天氣報告」的時候,主播者多半是路過台灣而不播、不贊一詞相對此種「不及」,我們電視台的台灣各區域之氣象報告,似乎有點太「微觀」了。

現在有點年紀的我輩,都還記得《台灣紀行》中文本發行的1995年,當時,台灣海峽因中國飛彈挑釁而戰雲密佈;我還投書《聯合報 民意論壇》等處,慷慨陳言一番。而那時候,正是「做為台灣人的悲哀」名言「石破天驚」的時候。鍾肇政先生在該書的「代序」中說,20世紀關於台灣的兩大名言,此為其一,另一就是當時50年前的「亞細亞的孤兒」。鍾肇政先生在「代序」之尾聲,自己選譯了《台灣紀行》的一段:
…… 走著走著,心中萌發了對台灣的愛與危機感 …… 當然而然,這個島的主人,非以此島為生死之地的、無其數的百姓們莫屬。」

不 同的讀者可以從《台灣紀行》中學到許多知識。譬如說,現在快過年了,我幼年外祖父的糖廠宿舍經驗,可以幫我體會其中引葉君手記中「每當嗅到淺綠色榻榻米米 的芳香時,過年就快到了」的懷舊。喜歡文字變遷的人,更可以多處了解作者的(蒙古語等)科班出身,譬如說,「寺」的漢文古義和它可能的巴里文thera;或是作者講李登輝先生之前,想起《史記 李將軍列傳》中的造詞「數奇」(命運奇特、坎坷人生等)。

我在1995年的初次閱讀它時,對其中的兩段特別注意:
「晚上,我走在商店街的騎樓(亭仔腳)。
……『這裡高了一層……『這回低一階了。』我們就像在走山路一樣。特別是對近視又有老眼,難以掌握腳下距離的內人來說,如此親切周到,真令人衷心感謝。不用說,騎樓是屬於公共的設施。然而,在台北的商店,私心卻總是優先的。為了自己的方便,有的把店頭的騎樓地面加高,也有保留原狀的。『戰前的台北,這是不可能的事。』有一位老台北這樣讚揚(?)日本時代。『是蔣介石先生來後,把這種人人只顧自己的惡習。』」(頁55-6

上述這「亭仔腳」如山路之恥,終於在約2006-07年由台北市府大錢消災,解決了(雖不滿意,還可接受)。同年我到苗栗市某扶輪社演講,我跟那些人人有車代步的朋友說,如果你走一趟縱貫公路旁的亭仔腳,你可能可以了解唐詩中「蜀道難行」的意境。當然我知道這樣說說也是沒什麼用的。或許,2030年時,台灣各市鎮內的騎樓高度變異,可以「降低」。
2010年春節前,應「西洋情人節」之景玫瑰比去年豐收3成,據說價格也等比率下降。1995年我讀《台灣紀行》第二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在知本某著名旅館,向主人解說為什麼旅館的卉,不能採用「萬年長青或幾可亂真」的塑膠

193644日到24日,建築學者藤島亥治郎考查西部台灣。他後來1947年 出版《台灣的建築》,希望至少與中國南部地區的人們「心傳心溝通」。他認為,台灣的建築,除了是中國建築之一支之外,仍然有許多地方性的特質以及原住民建 築及其他有特色的建築。(參考原作者序:「多樣貌,富生機的台灣建築」)上段末,似乎有點語焉不詳,其實日據時代的日本建築物他只點到為止,譬如說書末對 台北大學的寧靜學校稍微讚美一番(頁219)。我近年常去台大校園散步,而這十來年,正是該校大力建設的時代。我去過台大的校史館了解一下「台北帝國大學時期」的建設,很難想像昔日的農學院,還是行政中心處(更不用談其最後留下的RC混凝土建築、機械館現在仍「安在」);文學院(當時的文政學院)的教室,裝飾、挑高和比例,都與後來的民國時代的,大異其趣。

近年來,你或許看過中國的一些天主教堂內部的巨大「對聯」之影片,你有點震撼到,正如你讀到十六世紀的日本書用「寺」翻譯「教堂」。其實,你如果知道潮州附近的萬金之天主堂(台灣現存最古的天主堂,建於1861年,由菲律賓西班牙神父賽恩思)柱上的大字對聯,就會讓你恍然大悟昔日「寺廟」「教堂」的交錯影響。參考《台灣的建築》(台北:台原出版社,1993,頁211-14。按,稍後「常民文化」另有本書之譯本,我未及參考)

20101月,聽到東橫貫公路處,某中國旅客在取下安全帽,要登上遊覽車之間,被落石擊中,送醫不治的消息…….。九曲洞我在20095月重遊一次,當時,管理單位已提供安全帽,當然,中國的旅客相當多。我看那些鬱鬱蒼蒼的景色,當然會想起1968年暑期的某清晨,我獨自騎單車向大禹嶺、台中前進這已是四十多年前的壯舉,是不可談的當年勇事。歲月不居,山河可能依舊在,可是這可能是另一世界了。

幾年前,看到年老的王永慶被扶著走上金門小三通之路,心想台塑集團真是,竟然還不買飛機,這樣折磨人。20097月起,我竟然每月要踏著小三通的足跡到泉州。金門的風獅子…….比較能讓人眼睛一亮的是在冬日入夜時,飛機降落前數分鐘,滑過時艙外的台北一條條華燈初上的接道,那樣的熟悉,那樣的親切….. 接下來,也許計程車是個慷慨激昂的藍綠惡鬥的時事評論者…….

2010/2/10 :大樓院子的桑樹上來了一對長尾鳥,我一直記不得牠們的中文名。這次,有隻銜著一小長條草,竟然可以在枝上將它「取之-置之」數回合,讓我很佩服。……這 庭園院子的邊邊,曾經有兩棵大樹,一大樓一棵。約四年前,對面無知的女管理員指示負責清掃的人員,能不能將樹頂鋸斷,讓它可以「發新枝」,豈不美麗得很。 我們不同意這樣鋸斷樹,所以「一邊一國」,對面的大動手術。或許他們不懂樹或沒好道具,隔年,的確長了小新枝,可是再一年後,竟然整棵都枯死了……我經常面對這木扶蘇的庭院,愁悵地想起那科大樹。

六七年前,隔壁基督教「真理堂」重蓋,樓起15層高,真是不可思議,彷彿台北開始流行 mega-church 起來。以前,我在二樓可以望到30公尺外對面的樓下一棵茂盛的榕樹,你知道,大風來的時候,它的舞姿有多美妙。後來它的主人將店面租出去,第一手的咖啡簡餐老闆一定想很久,一年之後,就將大樹砍下……

我喜歡用「巍峨的真理堂」這例和亡友抬槓:「忠樸,東海大學現在財務吃緊,難得有佛教徒願意捐大錢蓋樓,即使樓名取為『盤若』,我認為也沒關係,畢竟,像『真理』等,也是唐朝的佛教用語………(後來,樓名起為「大智慧」,這,多少又與你們『信奉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重疊…….200810月回大肚山,讀捐贈者家族寫的一謙卑的紀念文,很感動…….)」

難得,樓下騎樓擺攤位的老兵,氣呼呼地向訴說,他繞在樑上的許多鐵絲,不知道「西雅圖」還是「麥當勞」的整修包商給剪斷,害得他無法掛貨擺攤。我安慰他,應該沒人故意讓他活不下去;就再架設一次吧!我搬到這兒十來年,而他說不定30年前就來了。1990-2005年代主要賣雨傘,我們見面他都又手比手勢,說今天顧客的數目……近幾年,真理堂的廊下「愛心拍賣」的東西,相當豐富價簾,曾想過:去買許多「愛心」項目,轉送給他去賣,不過他一定不肯。我偶會向他買些小東西擺著,所以某公司的「會員來店禮」的「時尚玻璃壺」,買過兩次…….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台中治安難解的習題: 立法人員貪腐之外

一篇文章只說議員油水

這是放諸島內各地都說得通的立法人員貪腐
其他呢

台中治安難解的習題

作者:楊永年  出處:Web Only 2010/06

近來台中市黑道槍響, 讓很多人感覺台中市治安問題嚴重,尤其特勤維安再進駐台中,而且已是十一年來第四次。加上媒體報導角頭遭槍擊時,有四名官警在場泡茶,更引發全國關注,讓 大家感覺事態嚴重,很多人想知道台中治安,問題出在哪裡?

筆者認為,每次發生治安事件,多被簡化成是「警察」或警政問題,而忽略了背後的社會、經濟、政治與行政(資源分配)議題,畢竟台中市治安 不佳,不是這一兩天的事,而是長久以來存在的問題,具體理由如下:
 
第一,台中位居交通樞紐,經濟發達:大台中基礎建設完整(例如高速公路四通八達,中山高與二高在台中交會),就因為台中市經濟發達且交通便利,流動人口龐 大,而且台中市號稱是中部五縣市的「消費城市」,在此情形下,台中市自然也容易成為「犯罪中心」。例如民國九十四年發生在台中市的千面人事件,後來警方破 案,竟發現嫌犯來自板橋,這是拜高速公路進入市區便利之故。
 
第二,行政(警政)資源分配不當:台中交通與經濟發達之後,政治與行政體制未隨之調整。例如,大台中有今日繁榮的景象,和省府所在地有絕對的關係,因為過 去台灣省政府辦公室主要分佈於南投縣與台中市,為了方便各單位(部門)往來,規畫了很好的交通運輸路線。然而,精省之後省警政廳(設於目前台中市文心路市 警察局現址)也隨之精掉,省刑大於是消失。雖然後來刑事局增設「中部打擊犯罪中心」,但也只有一個偵查隊的編制,對於大台中複雜的治安問題,台中市府所能 著墨的相當有限。
 
第三,大台中政治文化影響治安:關於此次台中槍擊案發生,有台中市議員指出,黑道開槍當時,有員警在場,並據此質疑警察和黑道有關。很多人因此想到可能存 在警察風紀問題,但很多人可能忽略了,警察之所以會和黑道有關,政治是重要的「中介」或「調節」變項。這裡所謂的政治,其實所指的就是台中市議員,雖然不 是所有議員都和黑道有關,但台中市特種行業林立。特種行業之營運的背後同樣涉及龐大的經濟利益,可能轉化成為議員選舉的重要資金。因此要說市議員和黑道無 關,可能很多人都不會相信,甚至很多人知道我們地方政治(政府)被黑道所把持。其原因又與下個因素有關。
 
第四,市議員干預警政運作:市議員可以質詢市警局,可以針對市警局的預算進行審查。也就是說,市議員對於警政預算所擁有的權力,加上背後龐大的經濟利益, 要他們不插手干涉特種行業的警政事務管理,可能很難。但特種行業場所又是治安事件經常發生的地方,這又讓政治人物不得不「拜託」警察幫忙「維護」治安。
 
面對議員質詢,胡市長勇敢的站出來要向黑道宣戰,作者佩服市長的勇氣。不過綜合前文所述,要改善台中市的治安也不是一兩天的事,尤其牽涉地方政治、經濟與 社會體制的問題,仍得要從長計議。這次台中再次槍響,加上市長選舉將屆,也很自然將治安問題提升為政治議題。的確,治安問題的背後離不開政治,只是如何改 變政治(文化),市長固然重要,市議員與全體市民參與,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素。至於目前能做的,作者認為胡市長不僅要向黑道宣戰,還要和與黑道掛勾的政治利 益宣戰;即便因此無法立即改善政治文化,卻可為台中未來發展找到希望。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