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馬德里頻頻出招阻"分手": binding 'independence referendum'加泰羅尼亞人毫無懼色,“加獨公投”已經箭在弦上。 加泰羅尼亞人準備上街"鬧分手"


獨立公投明投票 加泰隆尼亞打網路戰

 


【蔡筱雯╱綜合外電報導】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獨立公投,明天(周日)就要投票,西班牙中央政府全力打壓公投活動,封殺宣導公投資訊的網站,而獨派人士則尋求俄羅斯等國協助讓網站繼續運作,網路也成統、獨兩派戰場。

沒收600萬張選票

投票在即,但許多選民還不清楚投票所地點、投票時段及選票樣式,西班牙中央封殺至少144個宣導資訊的獨派網站,並拘捕10多人訊問,獨派人士向俄國駭客求助,希望把網站搬家,繼續運作。加泰隆尼亞當局還打算利用通訊軟體Telegram,把選務資訊傳送給民眾。
反對公投的中央政府,周四又再沒收600萬張空白選票和一百個投票箱。但加泰隆尼亞人反駁,就算違法,他們也有權決定自己命運。上萬大學生在巴塞隆納抗議,高呼「我們要投票」口號,抗議中央阻撓公投。
加泰隆尼亞位於西班牙東北部,轄區內有4個省、750萬人口,首府在巴塞隆納,加泰隆尼亞經濟狀況優於西班牙其他地區,當地人認為經濟受到西班牙拖累,稅賦變重卻得不到中央更多資源,近年爭取獨立的聲浪愈來愈高。加泰隆尼亞議會本月6日決定公投,並表示如開票結果「贊成」居多數,將在選後48小時宣布脫離西班牙獨立。 



加泰隆尼亞警:恐失控

西班牙強阻獨立公投

【韓政燕╱綜合外電報導】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不顧中央政府反對,執意在後天辦獨立公投。中央為阻止這場42年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使出渾身解數阻止公投舉行,包括下令自治區警方封鎖公家機關,不得作為投票所。警方夾在中央與地方之間兩面為難,前天警告若中央阻止公投,恐將導致公共秩序失控。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位於西班牙東北部,約750萬人口,全國1/5經濟活動都集中在此,包括知名大城巴塞隆納。自治區政府計劃於10月1日在2700個投票所辦公投。
中央政府警告,公投違憲,上周起力阻公投進行,逮捕14名籌備公投的官員和政客,沒收1千萬張選票,關閉宣傳公投的網站,取締宣傳活動,突襲檢查幫忙印製選票的工廠。自治區主席普第蒙特前天表示,「我們正在親眼目睹,自佛朗哥將軍死後最糟糕的民主退步」。佛朗哥將軍1975年辭世後,西班牙才踏上民主之路。 

令封鎖公家機關

西班牙政府本周更朝自治區警力「自治警隊」下手。加泰隆尼亞最高法院前天下令,自治警隊必須禁止公家機關建築物或地點進行「公投的籌備和組織」。就在周二,自治區首席檢察官命令自治警隊封閉公家機關,同時要求警隊在投票日加派警力,防止人民投票。

加泰羅尼亞公投前夕 馬德里頻頻出招阻"分手"

加泰羅尼亞計劃本週日公投,該地區的政治氣氛現在相當緊繃。西班牙中央政府宣佈接管加泰羅尼亞大區警方的決定後,又放出一個大招--阻止公投站開放。
(德國之聲中文網)距離計劃中加泰羅尼亞本週日(10月1日)投票僅有幾天的時間,西班牙氣氛愈發緊張,接管加泰羅尼亞大區警方之後,馬德里政府又出一招:阻止公投站開放。一名政府發言人本週二(9月26日)宣佈,當地警察在週五會接管控制所有投票站:"我們今天可以確認,加泰羅尼亞的公投不會成功。"


檢方星期二下令讓當地警察確定選區的負責人,提前封鎖投票站,並看守投票站到星期天。
加泰羅尼亞地方政府堅持投票。據悉,投票助理已收到通知,以便選民投票程序順利進行。加泰羅尼亞地方政府負責外交事務的羅米瓦(Raul Romeva) 篤定地表示,儘管被下了禁令,民眾還是會參加投票的。他向法新社表示:"週日,大量的人會出門進行和平的投票。對此我深信不疑。"他還補充說會有足夠的選票和投票站。
西班牙憲法法院在今年9月初宣佈,因違憲禁止計劃於10月1日舉行的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
不許分手!
西班牙國民警衛隊上個星期的搜查行動中,逮捕了14個有獨立訴求的官員和政治人物。西班牙憲法法院發出每日罰款1.2萬歐元的警告後,選舉委員會解散。 警方沒收了近一千萬張選票和150萬張競選海報。59個含有公投訊息的網站被關。此後,數千名加泰羅尼亞人因不滿這些措施,走上街頭舉行抗議。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取消了參加週五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舉行歐盟首腦會議的行程。
訪問白宮時,川普向拉霍伊表達了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支持。在兩人召開的聯合記者會上,川普說:"西班牙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應該繼續團結統一。"
雖然霍伊強調這場投票不允許舉行,公投是否會在週日上演現在還難以確定。加泰羅尼亞如果脫離西班牙,該國經濟總量將缺少五分之一。

文木 / 李魚(路透社,德新社,法新社)


binding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This referendum was first called for in June 2017 and was approved by the Catalan parliament in a session on 6 September 2017 along with a law which states thatindependence would be binding with a simple majority, without requiring a minimum turnout.
Catalan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2017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talan_independence_referendum,_2017


The EconomistIf a majority votes yes—regardless of the turnout—then Carles Puigdemont, the Catalan president, will unilaterally declare independence


Catalonia plans a "binding"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on October 1st
The crisis is snowballing into a serious threat to Spain's democracy
ECONOMIST.COM



9.24 2017 DW 中文 - 德國之聲





雖然馬德里中央政府堅決反對,甚至祭出“接管警察權”的招數。但加泰羅尼亞人毫無懼色,“加獨公投”已經箭在弦上。

「加獨公投」在即 馬德里接管當地警方


距離計劃中的加泰羅尼亞公投還有一個星期時間,地方政府與西班牙中央政府之間的對立越發強烈。本週末,西班牙中央政府下令接管加泰羅尼亞大區的警察系統。大區首府巴塞羅那則再次發生了支持獨立運動的大規模示威遊行。


(德國之聲中文網) 西班牙內政部週六(9月23日)宣佈,加泰羅尼亞自治大區的警察系統將由西班牙國民警衛隊管轄。內政部並沒有對這一決定進行任何解釋。
加泰羅尼亞大區的內政部長福恩(Joaquim Forn)對中央政府的決定非常不滿。他表示,不會就這麼接受這個決定。不過,加泰羅尼亞究竟是否有能力抵抗中央的這一決定,比較令人懷疑。西班牙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則再次強調,中央政府將盡一切努力阻止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
分析人士認為,西班牙中央政府的這一決定是因為其擔心加泰羅尼亞警方不會堅決地阻止獨立公投。加泰羅尼亞的警察長官特拉佩羅(Josep Lluís Trapero)被認為是獨立運動的積極分子,不久前,加泰羅尼亞自治大區政府的一名發言人表示,"完全信任" 特拉佩羅。

按照中央政府的指令,西班牙國民警衛隊、西班牙警方將阻止違反憲法的獨立公投。甚至加泰羅尼亞當地的警察都已經接到了命令在10月1日當天採取行動,必要時甚至應該沒收投票站的物資。
沒收選票
西班牙憲法法院在今年9月初宣佈禁止計劃於10月1日舉行的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此後,西班牙中央政權與加泰羅尼亞之間的對立不斷在加劇。就在一週前,西班牙國民警衛隊搜查了加泰羅尼亞大區政府多個部委的辦公室,並且逮捕了多名當地的高級公務員。國民警衛隊還在搜查行動中收繳了將近1000萬張選票。加泰羅尼亞政府在搜查行動後承認,在這種形勢下,按原計劃進行獨立公投有些困難。
不過,就在本週日(9月24日),加泰羅尼亞文化協會(Òmnium Cultural)主席庫伊夏特(Jordi Cuixart)在巴塞羅那市中心的公開演講中透露,當天已經有約100萬張選票分發給了加泰羅尼亞多個市鎮的選民。庫伊夏特說:"選票和投票站是我們最為銳利的武器。他們無法破壞我們的民主"。
9月中旬,西班牙總檢察院還曾向742名來自加泰羅尼亞的市長發出了傳喚,要求他們配合檢方針對公投的調查。警方接到指令,逮捕所有拒不接受傳喚的市長。加泰羅尼亞大多數市鎮的市長都對獨立運動表示支持,並且在憲法法院宣佈禁止公投之後依然開展投票的準備工作。西班牙總檢察長馬薩(José Manuel Maza)威脅要以"濫用職權、藐視法庭命令"等罪名對加泰羅尼亞地方官員以及議員提起公訴。

750萬人口的加泰羅尼亞是西班牙經濟最發達的地區,當地民眾長期以來對財政轉移支付(獲益者為其他省份)頗為不滿。西班牙中央政府則堅決不同意加泰羅尼亞財政自主的要求。近年來,加泰羅尼亞地方政府已經多次嘗試發起獨立公投,但都被憲法法院叫停。



9.11
從2012年起,該地區每年都要在9月11日的加泰羅尼亞民族日舉行大規模集會遊行,要求建立獨立國家。今年,參加者們將在巴塞羅那的兩條中心大街排出一個巨大的選舉十字人體符號。
西班牙面臨多事之秋。本週一(9月11日),數十萬加泰羅尼亞人將舉行示威遊行,為所計劃的獨立公投造勢。
DW.COM
加泰羅尼亞人準備上街"鬧分手"


西班牙面臨多事之秋。本週一(9月11日),數十萬加泰羅尼亞人將舉行示威遊行,為所計劃的獨立公投造勢。

示威者準備了統一服裝

(德國之聲中文網)加泰羅尼亞最大的獨立運動平台-加泰羅尼亞全國聯合會(Assemblea Nacional Catalana)的志願者們忙得不可開交。從2012年起,該地區每年都要在9月11日的加泰羅尼亞民族日舉行大規模集會遊行,要求建立獨立國家。今年,參加者們將在巴塞羅那的兩條中心大街排出一個巨大的選舉十字人體符號。

DW.COM

西班牙憲法法院:加獨公投?沒門!


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支持者又遭到一次打擊,不過位於巴塞羅那的大區政府決心繼續抗爭。 (01.08.2017)






名教練瓜迪奧拉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





加泰羅尼亞:獨立,我們已準備好了!





巴塞羅那要對西班牙說再見?




今年,集會的主題是擬議中的獨立全民公決。10月1日,位於西班牙北部的這一地區將就獨立建國舉行公投。上週三(9月6日),不顧在野陣營和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強烈反對,加泰羅尼亞議會通過一份相關法案。


議會表決後第二天,位於首都馬德里的西班牙憲法法院便裁定獨立公投法律無效,使這一確定10月1日舉行公投的法律被暫時擱置5個月。


馬德里作出強烈反應


儘管相關爭議引發國家危機、政治領導人面臨嚴重後果,贊同獨立者們仍情緒激昂。西班牙國家檢察院要求警方阻止所有相關準備工作,並威脅以 "不服從"、"濫用權力"、"浪費公共資源"罪起訴肇事者。根據西班牙法律,罪者將被判監禁。加泰羅尼亞地方政府不屈不撓,大區主席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表示,"我們將以民主海嘯應對訴訟和司法審判海嘯"。


多年來,位於西班牙東北部的這一富裕地區的獨立運動聲勢日增。除認為,無需再向較貧困地區轉匯後,本地區會更興旺發達這一願望外,心裡因素也起著巨大作用。很多加泰羅尼亞人抱怨本地區文化和語言得不到尊重,分離人士感覺馬德里在政治上輕視自己。


民事抵抗


加泰羅尼亞的電視節目中依然出現獨立公投廣告片。與獨立公投有關的準備工作也在繼續進行。在相關法案獲議會表決通過、被憲法法院裁決暫停實施的短短24小時內,有多達1.6萬的志願者報名參加公投準備工作、560個城鎮向大區主席表達了支持態度,它們指出,即使因此受法律追究,也將準備並實施公投。





加泰羅尼亞議會去年批准了舉行獨立公投


憲法法官阿沃斯(Xavier Arbós)表示,要阻止在10月1日這一天投票站點開門、投票箱豎起,幾乎已無可能,除非西班牙安全力量在當天開赴投票站點,禁止選民進入、並沒收票箱。阿沃斯法官指出,這會在世界公眾面前呈現一幅西班牙自然要全力避免的醜惡畫像。對此次公投的法律依據,他和別的法學家們均持強烈懷疑態度。


懷疑合法性


公投援引民族自決權。然而,根據一般司法解釋,這一點只適用於前殖民地或因其種族隸屬關係而受迫害的族群。


作為單方擬定的超越法律框架的公投,它也未滿足威尼斯公投委員會所規定的條件。


加泰羅尼亞大區政府並不在意相關法律疑慮。它表示,若表決結果積極,就將在公投兩天後宣佈加泰羅尼亞地區獨立。該政府深知國際社會的相關反應十分重要。這一點在"國慶日"前夕就能感覺到。


在紀念品售攤,一名女性在地圖上指出她和女友們今天會站在哪裡,成為巴塞羅那巨大"選舉十字"人體街景符號的一部分。她一邊選中了一個印有"是"字樣的罐頭,一邊說道,"我們一定要向世界表明,我們是真正的和平、民主運動","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指望得到它們的支持"。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A Rothschild house, Waddesdon Manor in Waddesdon, Buckinghamshire,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中国之夜”
非非马:罗氏家族希望为沃德斯顿庄园吸引更多中国游客,但罗氏家族的生意经远不止门票这么简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沃德斯登莊園
沃德斯登莊園英語:Waddesdon Manor)是位於英國英格蘭白金漢郡村莊沃德斯登的一座英國鄉村別墅。建築為新文藝復興式風格法式城堡,修建於1874年至1889年期間。這座莊園也是英式庭園的代表作。1958年開始,沃德斯登莊園由國家名勝古蹟信託所有。在2007-08年,沃德斯登莊園是國家信託中參觀者第二多的。

參考資料[編輯]

  • Girouard, Mark A Hundred Years at Waddesdon, Published by Rothschild Waddesdon, 1998, ISBN 0-9527809-2-5



A Rothschild house, Waddesdon Manor in Waddesdon, Buckinghamshire, England donated to the National Trust by the family in 1957.


Waddesdon Manor
Waddesdon Manor North Façade, UK - Diliff.jpg
Waddesdon Manor's north front
Waddesdon Manor is located in Buckinghamshire
Waddesdon Manor
Location within Buckinghamshire
LocationWaddesdon, Aylesbury, Buckinghamshire, HP18 0JH
OwnerNational Trust
Websitewww.waddesdon.org.uk


.譚松: 川東土改真實的慘烈程度,百倍於小說! 譚松多年調查土改真相,十九大前突遭開除 (羅四鴒)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929/cc29-tansong/zh-hant/


重慶教師多年調查土改真相,十九大前突遭開除


.......譚松1955年出生於重慶,1957年,他的父親、當時任重慶團市委宣傳部長的譚顯殷到北京參加共青團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四川代表會上,他說:「這次會缺乏民主。」之後,譚顯殷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四川東部的一個小縣長壽縣的長壽湖勞改。當時這裡是重慶市的勞改基地,先後接納了上千名下放幹部和上千名出身不好的學生。

譚松1980年代在重慶建築高等專科學校教書,1990年代先後擔任《渝州世界》報主編、《重慶與世界》雜誌主編、《中華手工》雜誌主編。2000年,他在擔任《重慶與世界》雜誌主編時做了一期抗戰陪都專輯,全面肯定抗戰的中心是重慶而不是延安,這與中國共產黨所強調的抗戰中心和領導者有所不同,這導致了他被迫辭職。
譚松業餘時間從事歷史研究,先後進行過重慶大轟炸、地主劉文彩等歷史事件的調查。從2001年起,他花了三年多的時間進行長壽湖右派調查,完成了50萬字的《長壽湖》。此書2011年才在美國出版。還未完成時,2002年7月2日,中共當局指控譚松「收集社會黑暗面」,將他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關押了32天,此後被取保候審一年。
2003年,譚鬆開始對川東地區的土改歷史進行調查研究。川東地區指的是原四川東部,也就是如今大重慶地區。1950年底到1952年底,與中國其他地方相似,川東也進行了土地改革運動。這一運動被歷史學家認為是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財產重新分配和集體化,中國農村結構進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改造,地主與富農受到嚴酷的迫害和肉體上的消滅。不過,至今中國官方認為這一段歷史是中共建政之初的一大功績,不容置疑。除開官方敘述外,極少有學者觸碰這段歷史。
譚松認為,官方的敘述是「洗腦」,他的採訪錄填補了這段歷史研究的空白。他歷經14年,遍訪川東土改親歷者,寫下50餘萬字的口述史書稿《血紅的土地》,將川東土改血腥殘酷的真相記錄下來。但也犯了官方大忌,與他所做的長壽湖右派研究一樣,這本書也無法在國內出版。
2013年,譚松在香港中文大學做了《川東地區的土地改革運動》的演講,對外公布了部分調查研究成果,引起關注,同時也讓譚松受到學校的約談。2017年4月,作家方方的新小說《軟埋》因觸及土改而遭到左派圍攻,而該故事的背景正是譚松採訪的川東地區。6月21日,譚松發表文章《讀了「從<軟埋>歷史原型看方方的反共反革命歷史觀」之後》為方方辯護,認為小說中談及的土改情況是基本符合歷史事實的,為此,文章特意講述了一個在土改中被「點天燈」的年輕姑娘的故事。大約兩個星期後,譚松得知自己被學校解聘。
為此,紐約時報中文網用郵件和電話採訪了譚松。訪談經過編輯和刪減。
:你這次被校方解聘,與你為方方小說《軟埋》辯護有關嗎?
:這肯定是有一定關係的,因為我加入這場論戰也給學校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人們一提到我,就說是某某學校的老師,大量罵我為地主翻案的人士還義憤填膺地說:「我們的大學怎麼會容許這樣的教授存在?!」再加上幾年前在香港中文大學演講川東土改,也給學校惹了很大的麻煩,上次(2013年——編注)沒開除我就是萬幸了,所以,我被開除是同調查土改有關係的。但是校方一直沒有給我一個說法,經反覆詢問,只說是「正常調整」。
:根據你的調查,你是怎麼看小說中提到的土改?
:長期以來,執政當局運用強大的國家力量,徹底妖魔化了地主,也打造了一個不真實的「土改豐碑」。大量的文學家、藝術家們根據當局的旨意,編造了大量的謊言,比如四川大邑縣劉文彩莊園裡的泥塑《收租院》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虛假編造。我之所以這樣說是有實事根據的,因為我八次到安仁鎮(地主劉文彩莊園所在地——原注)採訪,採訪了還活著的所有劉文彩的長工、佃戶、廚師以及幾十名相關人士,了解了《收租院》的真相。
方方的小說最可貴也是最有價值的,就是它是這幾十年來少有的不是按照官方的調子而是根據歷史事實而創作的作品。比如小說中寫到的亂打亂殺地主,寫到的那種恐怖,都是歷史的真實。如果要說我的調查同方方的小說有什麼不同的話(不是指文學形式),那就是,川東土改真實的慘烈程度,百倍於小說!


:你為什麼會對六七十年前的土改歷史感興趣?它對當下中國有何影響?
:土改對中國的歷史進程和社會各方面的影響極其巨大,它不僅改變了中國幾千年的土地制度、改變了中國鄉村的社會結構和生態平衡,而且改變了人們的價值觀甚至基本人性,可以用「天翻地覆」來描述。現在我們面對的不少社會問題,都可以從那場運動中找到原因。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演講時,列舉了土改造成的十大惡果,比如:它摧毀了中國農村的精英階層和鄉村的文化藝術,讓不少痞子型的人登上舞台;它破壞了中國鄉村的和諧,使殘暴和血腥在中國鄉村大行其道;它改變了農村貧富價值觀——以窮為榮,以富為惡;它把不勞而獲、搶劫瓜分別人財物的土匪行為當作反剝削、反壓迫的革命行動。這種作法,既敗壞了人心和道德,又為社會的亂象埋下了隱患,等等。這些惡果影響至今。

:你是怎麼想到要去做土改調查的?
:在「文革」期間,大約是1969年,剛複課不久的我們被組織到附近的一個生產隊接受「階級鬥爭教育」——就是參加批鬥地主、富農大會。先是唱那煽情的控訴地主的歌曲《聽媽媽講那過去的故事》;接著是聲情並茂地宣講地主的罪惡;然後是義憤填膺的口號:「不忘階級苦,牢記血淚仇!」記得當人們的情緒調動起來之後,會場的主持人大叫一聲:「把地富分子押上台來!」大約有六七個衣著破爛的中老年人被推上台。他們剛上台,一群人衝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那幾個地富分子被打得東倒西歪、血流滿面。
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暴打地主,我並不清楚那幾個人是不是十惡不赦的壞人,雖然共產黨的宣傳也讓我心中充滿了仇恨。但是,我坐在前排,非常清楚地看到了他們臉上和眼中的痛苦——我感到,那是一種極其無助和凄涼的痛苦。他們頭破血流但卻不敢叫喊,一個個只是低聲呻吟。他們那種痛苦的神情和目光深深觸動了我,我突然產生深深的同情。那時我只有13歲,並不清楚地主究竟是不是壞人,他們是不是活該挨打,但是,我總覺得我從他們那種痛苦的神情中看到了一種無辜。因此,當時我就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群情激憤地呼口號。

:你本人親自接觸過地主嗎?
:1974年我當「知青」下鄉到四川省鄰水縣。我在農村呆了近三年,在同農民們相處好了之後,他們給我講了大量的心裡話,最初讓我很震驚的是:他們情願過當年給地主幹活的生活而不願意當人民公社的社員。他們還說,當年地主對他們很不錯,吃得也好。這同我受的教育剛好相反,而我感覺到,他們說的是實話。
給我最大啟蒙的是生產隊的一個老會計,我住在他家隔壁,天天朝夕相處,他經歷了土改的全部過程,他是第一個給我還原土改歷史真相的人,那種血腥、殘暴、下流、荒誕……老會計說,他也很冤枉,因為小時候曾經抱給一個地主當過乾兒子就被評為地主。我當然知道這個地主,他是生產隊裡最底層的人:卑微、屈辱、乾最苦最累最髒的活,而且,從不敢高聲說話,連他的妻子女兒,都畏畏縮縮,像個小老鼠。記得有一天,我路過他住的那個破草棚房,站在門口向裡望去。看見一個女人,一個穿得很破爛的瘦弱女人,正在灶台前燒火。她發現有人在看她,抬起頭來,一見是我,眼中露出驚慌和羞怯的神色。
我衝著她笑了一下。我永遠記得她的反應——她慌慌張張站起來,既手足無措又彷彿受寵若驚!她的那種卑微讓我心裡突然覺得很難受——一個生活在最低層的人——廖地主的老婆。我由同情開始產生一種隱隱的衝動:要揭示土改和地主的真相。

:和其他地方的土改相比,川東土改中是如何消滅地主階級的?有什麼特點?
:在土改中,有一個政策,叫「關、管、殺」,這是專門針對地主和所謂反革命分子的。「關」就是關押——抓進大牢;「管」就是管制,雖然沒進監獄,但沒有言論行動自由等等;「殺」很好理解,就是肉體消滅。除此之外,地主們的財富全部被沒收了,土改讓他們變得一貧如洗。另外,強大的宣傳把他們描繪成十惡不赦的壞人,從此抬不起頭來。
當然,各個地區也有一些各自的特點,比如酷刑,不同地區就地取材,發明了它獨特的刑罰。比如四川農村有一種飲酒方式,就是眾人雙手握著一根竹管在一個酒罈裡喝酒,土改時人們就根據這個方式發明了一種刑罰叫「吃咂酒」(又叫「猴兒搬樁」),把人的兩個大拇指捆在一根木樁上,把木樁破開,中間加一個削子往下敲,這樣往往把人的大拇指用麻繩勒斷;又如秀山縣有一種又硬又尖又長的刺叫「鐵稜角」,土改時對地主就大量使用這種刺,叫「滾鐵梁角」。

:2003年,你真正開始調查川東土改。是什麼觸發你的?
:那一天,我在川東雲陽縣彭氏莊園偶然聽說,土改時,一個地主老婆被四個民兵用鐵條捅下身,導致她子宮破裂而死。當時我一下子情緒極其波動,感到非常痛苦,而以前埋藏心底的念頭徒然變作按納不住的衝動。記得當天晚上,雲陽突然傾盆大雨!我曾經在《長壽湖》的後記中寫道:「遺忘,讓被扼殺的生命又遭受一次不幸——一種比肉體生命消亡更深刻的不幸。」然而,面對地主的苦難,豈只是生命的虐殺和虐殺之後的遺忘?!地富們在付出了財產和生命之後,還要背負著「罪該萬死」的罵名,被貼上「遺臭萬年」的標記,這才是更深刻的不幸,最大的不幸。人世間的大不公,莫過於此!就是那一刻,我決定不顧一切進行採訪。說「不顧一切」是因為當時我還處在「取保候審」的「服刑期」。

:調查東川土改跟其他敏感歷史問題相比,對你來說有什麼特殊困難?
:一是缺乏線索。雖然我知道就在川東地區,仍然有不少土改的受害者和親歷者,但我很難把他們一個個找出來。土改的當事人不像右派有一個相互有聯繫的群體,他們主要分散在廣闊的農村,而我又是在「取保候審」期間,後來又是被監控的對象,根本不敢公開行動和公開尋找,因此,要獲得線索很困難。二是調查土改真相是禁區中的禁區,中共的革命合法性幾乎都建立在土地革命和土地改革上,比如「消滅剝削壓迫」、「打倒封建勢力」、「解放勞苦大眾」、「讓勞動人民翻身得解放」等等。人們只能按官方標準說話,如果要讓當事人說真話,他們是非常恐懼的。在我所有的採訪中,最恐懼的就是土改。所以,土改的採訪幾乎都是「隱性採訪」——即在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以聊天的方式獲取信息。即便這樣,很多人一提到土改,馬上就吞吞吐吐甚至閉口不言。(我還經歷過被推出門)至於土改中的那些作惡者,更是拒絕採訪,比如有一個參與把一個少女輪姦致死的土改民兵,他三次把我們拒之門外。三是還有經濟上的困難。我多次下崗,沒有收入,土改調查要跑很多地方,費用很大。當然還有信息不準,千辛萬苦跑去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幾乎無功而返。

:你採訪了多少人?主要是地主階層嗎?
:有一百多人,最多的是地主後代,老地主們大多已經不在人世,經過土改和隨後的大饑荒,已經沒多少老地主能活下來。再加上我動手晚了和不敢公開尋找,因此,這一百多人中,只有幾個地主。其他的有土改工作隊員、土改民兵、農會幹部、土改積極分子和當年的貧下中農。他們都是土改的親歷者。

:能不能說幾個他們的故事?
:當然有大量的故事。比如追逼地主金銀,就把很多地主逼上絕路。在川東忠縣有一對夫婦叫黎大雪和肖正靜,他們是工商業兼地主,在他們所有財產都交完了而土改民兵仍然酷刑追逼時,他們只有自殺。這對夫婦是手牽著手一步步走向長江,走向死亡的。
又如,在原川東奉節縣柏楊壩鎮的大水井莊園,曾發生過一個燒烤活人的事件。被燒烤的人叫彭吉珍,是地主李亮清的兒媳婦,土改民兵許定勝(音)向她逼要金銀,彭吉珍交不出,這位姓許的民兵就把她脫光了用碳火烤她,烤得她乳房和肚子往下滴油。如果不是當時在場的一位農會幹事向賢早把區長叫來,彭吉珍會被當場烤死。我在聽向賢早講這個故事時,頭皮一陣陣發麻。

羅四鴒,自由撰稿人,現居波士頓。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德國薩克森邦; AfD (德國另類選擇)在薩克森邦拿下27%的高票,躍居最大黨,震驚德國社會


德國另類選擇(德語: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縮寫為AfD)是德國的一個右翼民粹主義政黨,2013年2月6日於柏林成立。該黨派懷疑歐洲一體化,並反對歐盟單一貨幣政策。該黨由經濟學家貝恩德·盧克(Bernd Lucke)創立。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時,另擇黨第一次贏得了席位,並加入了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黨團。截止於2016年9月,在德國16個州議會中,該黨已在10個州有代表席位。另擇黨曾採用雙元領導制,兩位黨主席為弗勞克·佩特里和約爾格·莫伊滕,佩特里在2017年德國另類選擇成功贏得德國大選議席後的9月26日宣布退黨。德國另類選擇目前為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民族和自由歐洲成員。

極右進軍國會 德國政治分水嶺

發稿時間:2017/09/27 19:37
最新更新:2017/09/27 19:37
(中央社記者林育立柏林27日專電)德國另類選擇黨成功進軍國會,改寫政治版圖,研究極右現象的德國學者表示,AfD對少數族群的敵意,對德國民主政治來說的確是很大挑戰,大選無疑是德國近代政治的分水嶺。

柏林自由大學退休教授馮克(Hajo Funke)表示,德國這波極右浪潮,可追溯到2014年的「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PEGIDA)運動。這個由種族主義者在東部薩克森邦(Sachsen)首府德勒斯登(Dresden)發起的民間組織,在難民危機爆發前,就成功挑起民眾對穆斯林、難民和土耳其裔少數族群的敵意和暴力。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原是反歐元的小黨,影響力不大,2015年9月德國開始收容大量難民後,逐漸步上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運動的後塵,靠醜化難民和穆斯林引起媒體注意。

最能代表德國另類選擇黨轉向極右路線的一幕,就是去年的全國黨代表會,一名黨員在台上表示,「伊斯蘭沒有能力啟蒙,我也不想看到啟蒙的伊斯蘭」,語畢全場報以熱烈掌聲;反之,另一位黨員上台分享與穆斯林互動的正面經驗,卻立刻被噓下台。

馮克指出,從這戲劇性的一幕,可清楚看到AfD對伊斯蘭只剩下敵意;AfD激進的右傾言論,間接鼓勵新納粹人士不再避諱對少數族群使用暴力,這點具有德國特色,與歐洲其它極右勢力,例如奧地利自由黨(FPÖ)很不一樣。

AfD成軍才4年多,就在本次大選拿下12.6%的高票,難道投給AfD的德國選民全是排外的種族主義者?

馮克分析,真正支持AfD政見的人不多,多數選民都是因為對朝野政黨失望才投給AfD,例如原本投給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的基民/基社聯盟(CDU/CSU)的保守選民,因為對收容難民、開放同性婚姻和廣建托兒所等政策不滿,才透過投給AfD來教訓梅克爾。

此外,也有許多AfD選民來自基礎建設落後、人口稀疏的地區,尤其在前東德,不少人沒有享受到經濟成長的好處,視全球化為威脅,難民成了代罪羔羊。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薩克森邦。這次大選,AfD在薩克森邦拿下27%的高票,躍居最大黨,震驚德國社會。

馮克指出,薩克森邦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傾向,與德國其它地方相比特別顯著。民調顯示,18%的薩克森人相信,德國人天生比其它民族還優秀,39%認為德國應該禁止穆斯林移民,62%甚至期待一個強而有力的執政黨來代表整個民族。

馮克相信,薩克森成了歐洲愛國者抵制西方伊斯蘭化和AfD的溫床,與當地從來沒有深刻反省納粹和共產東德的威權過去,以及對統一的期待落空有關;而且,最近幾年,排外的極右思想快速蔓延,薩克森邦政府卻視而不見。

據德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的估算,新一屆國會的709個席位當中,AfD就佔了94席,其中相當多人曾發言攻擊過少數族群,被媒體點名為極右人士。

在內閣制的國家如德國,政治攻防的主要戰場在國會,這些人第一次進入國會,對德國的政治生態將帶來什麼衝擊?難道柏林的國會建築內,繼1930年代的納粹黨後,將再度出現種族主義的聲音?

馮克研判,朝野其他政黨不可能容忍AfD再繼續壯大下去,對正面迎戰早有心理準備,可預見雙方未來在國會殿堂將針鋒相對。

他說,新納粹和種族歧視的言論,到時會不會在德國占上風,就取決於議長的斷然處置,朝野抗衡AfD的意志力,以及媒體記者的分析和批判力。1060927



薩克森自由邦
Freistaat Sachsen(德语)
Swobodny stat Sakska(索布语)



Deutschland Lage von Sachsen.svg
經緯度: 51°1′37″N 13°21′32″E
首府德勒斯登
政府
 • 總理斯坦尼斯拉夫·蒂利奇CDU
 • 執政黨CDU / FDP
 • 參議院票數4票(共69票)
面積
 • 總計18,415.66 平方公里(7,110.33 平方英里)
人口(2012年3月31日)
 • 總計4,131,634[1]

峇里島上的阿貢火山(Mount Agung)快噴發 10萬人避難

峇里島火山快噴發 10萬人避難

 
印尼觀光勝地峇里島上的阿貢火山(Mount Agung)近日發生數百次地震,且有熔岩冒出,極可能出現半世紀來首次噴發。當局下令撤離方圓12公里內居民(圖2,歐新-埃菲社),已有近10萬人棲身避難所。昨在距火山(箭頭)10公里處仍有民眾前往寺廟祭拜(圖1)。
印尼運輸部迄昨表示,島上機場運作正常,但為防範可能的火山爆發,已準備好疏散旅客計劃,將出動上百輛巴士將觀光客送往鄰近機場,而無法在島上降落的航班也會轉至其他10座機場。我外交部昨提升峇里島旅遊警示燈號為橙色,建議民眾暫勿前往從事非必要旅遊。美聯社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Alta_Mesa_Memorial_Park;孫康宜:Alta Mesa 墓園的故事 | 附英译

Hope you all like my article on my dear friend Jim Ziegler. Please note that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piece immediately follows my Chinese article!
功能介绍 本公众号致力于发展公共教育,生成新的思维领域。地球从来都不是平的,而且现在比过去所有时代更崎岖,落差更大。在我们设想的未来世界里,流动中的智力资源不断透明化,最终造成一个透明的星球。
MP.WEIXIN.QQ.COM



Hanching Chung 感人。繁體簡體自動轉換有些問題。Wikipedia 應該將此篇列入參考資料。哪一天或許可多些更新:Steve Jobs, co-founder of Apple Inc. (unmarked grav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ta_Mesa_Memorial_Park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神秘的「蝴蝶大國」——世界矚目的臺灣自然生態

日本的蝴蝶約有250種,英國的蝴蝶僅有70多種,而臺灣擁有400多種!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蝴蝶高密度棲息地區。從戰前就有許多日本人迷上了臺灣的蝴蝶。
神秘的「蝴蝶大國」——世界矚目的臺灣自然生態(片倉佳史)|http://www.nippon.com/hk/column/g00438/

臺灣是世界聞名的「蝴蝶王國」。臺灣的面積僅有日本的10分1,卻有超過400種的蝴蝶棲息於此。關於蝴蝶的統計資料,日本的蝴蝶約有250種,英國的蝴蝶僅有70多種,這樣一比較,就可以得知臺灣的蝴蝶品種多到令人咋舌,蝴蝶…
NIPPON.COM

西班牙首相 拉荷義(Mariano Rajoy)鐵腕反增加泰隆尼亞獨立熱忱 (觀念座標 譯)

觀念座標新增了 5 張相片
13分鐘
※ 2017.09.25 西班牙 ※
拉荷義鐵腕反增加泰隆尼亞獨立熱忱
巴塞隆納市西北一個觀光客不常造訪、風景如畫的地區,是大學教授瑪莉亞·羅莎·巴雅(Maria Rosa Baya)與軟體工程師喬蘇·薩勒(Josue Sallent)的家,跟他們住在一起的還有兩個兒子跟一隻貓。
他倆一向遵守法律。但週三早上,巴雅正在吃早餐時,早一步去上班的薩勒卻又出現在家門口。四十八歲的語言學家巴雅女士說:「我以為他忘記帶東西。」但跟著他一起進家門的還有好幾個警察。彬彬有禮的薩勒告訴她:「這些紳士們覊留了我。」
那些警察屬於西班牙憲兵隊(civil guard),接著兩個小時之內,他們把他們家從上到下搜了一遍,連她的內衣抽屜、高跟鞋都不放過。巴雅女士生氣地說:「他們有什麼權利這麼做?」
薩勒先生現年五十四歲,是政府公務員。憲兵允許他拿牙刷、高血壓藥、一些衣服,接著就把他帶走了。他的罪行是什麼?幫忙加泰隆尼亞政府組織獨立公投。
西班牙首相馬里亞諾·拉荷義(Mariano Rajoy)認為公投不合法,上週十四個加泰隆尼亞的官員因此被逮捕,罪名是分裂運動的首腦。
電腦工程師薩勒,負責維護加區政府的公投網站,被起訴的罪名包括煽動叛亂,此罪最高可以處十五年有期徒刑。
為了制止加泰隆尼亞進行獨立公投,西班牙憲警上週展開了「阿努比斯」行動(Anubis,埃及的死亡之神),搜查了加區政府辦公室與倉庫,沒收了一千萬張選票。他們繼續搜尋選票箱。
民眾一波又一波地上街抗議。加泰隆尼亞政府主席卡萊斯·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誓言反抗到底,不但要在下週日如期舉行公投,還說萬一結果是支持,就要馬上宣布獨立。
拉荷義也許有法典護身——西班牙憲法沒有地方舉行獨立公投的條款——但他處理危機的手法似乎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在他的鐵腕下,加泰隆尼亞人沒有屈服,獨立的熱忱反而更高昂。
巴雅與她的丈夫都是獨立的支持者(indepdendentistas)。他們認為,加泰隆尼亞擁有自己的語言、國民生產毛額高過葡萄牙、人口七百五十萬,脫離西班牙獨立是較好的選項。但他倆絕非馬德里所指控的「極端主義份子」。
憲兵在她精心布置的客廳翻箱倒櫃的場面,讓巴雅怒不可遏:「這種事是過去獨裁者時代才會發生的。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人民黨的真面目。」指的是拉荷義所屬的保守政黨。
憲兵除了沒收她的電腦外,還帶走了她的手機,告訴她他們要進一步調查她手機上的 apps:「我跟他說,如果我的手機可疑,那麼數百萬人都有嫌疑。」巴雅也經營一個促進加泰隆語言的公益團體。
對首相鐵腕怒不可遏的,不只她一個人而已。拉荷義本來應該爭取的其他政治人物也表達不滿。加泰隆尼亞第二大城,羅斯皮塔雷(L’Hospitalet)的社會黨市長,努莉雅·馬琳(Nuria Marin)表示:「他根本是火上澆油。」她反對獨立,還拒絕讓區政府使用市政府的建築物進行投票,引發獨立派的威脅。這幾天,她跟拉荷義通了好幾次電話,希望說服他不要鐵腕鎮壓。她說:「他說他會想一想。」但憲兵並沒有撤離。
馬德里甚至準備再派更多憲警到巴塞隆納,增援已經在港口待命的兩千名鎮暴警察。
數百位表示願意幫忙選務的市長都遭到起訴的威脅。其中一位來自山丘小鎮莫亞(Moia),鎮長貴特拉斯(Dionis Guiteras)表示,民選官員因為組織選務而被逮捕的光景,是馬德里的「災難」,分離主義者的「禮物」。
他把馬德里比喻為一個打老婆的男人:「他們在法庭上總是說:『我殺她,因為她屬於我』。」
根據分離主義者的說法,加泰隆尼亞數世紀以來一直忍受西班牙的壓迫。
加泰隆尼亞的地方政府,稱之為 The Generalitat,在 1700 年代被廢,二十世紀初復辟,然而 1939 年佛朗哥內戰獲勝後,又再度遭到解散。
一直等到佛朗哥在 1979 年去世,The Generalitat 才再度復蘇。獨立運動的關鍵時刻發生在 2010 年,當時西班牙政府撤消了加泰隆語言在自治區擁有「優惠」地位的條款——雖然西班牙國會已經通過,加泰隆尼亞也公投贊成。政治分析師 Ferran Requejo 表示:「西班牙政府大錯特錯。當時支持獨立的民意不過 20%。2010 年後直線上升。許多人加入獨立陣營,因為西班牙政府似乎傾向中央集權,他們無法接受。」
巴雅認為,錢也在獨立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許多人認為加泰隆尼亞貢獻的稅金沒有換來等值的服務。她說:「這個革命的驅動力是中產階級。在我們失業、小孩必須到海外找工作的時候,西班牙拿我們的錢大蓋公路。我們受夠了。中產階級受夠了。」
成千上萬的加泰隆人上街頭抗議憲警的搜查與逮捕行動,他們大喊:「我們會投票!」在巴塞隆納市郊的 El Poblenou,民眾紛紛在陽台上敲鍋子,以 ”cacerolada”(敲鍋打鐵)的噪音進行抗議。
加泰隆尼亞曾經在 2014 年舉行過獨立公投,結果是 ”si”,但當時的投票率低,結果也不具法律約束力。這一次,自治區政府表示,就算沒有其他國家會承認加泰隆尼亞,也會在公投通過的四十八小時之後就宣布獨立。
馬德里也許認為,憲兵沒收選票已經阻止了公投。但是獨立運動的一位領袖,波西(Alfred Bosch)表示選票被沒收只是小麻煩。「我們還有 B 計畫、C 計畫、Z 計畫。」他還說,就算馬德里再使用其他「瘋狂手段」,投票都將如期舉行。
一位在街頭抗議的四十四歲推銷員,波馬雷斯(Jose Maria Pomares)對透露可能的替代方案是什麼:他點開手機上的網路鏈結,「政府說我們可以在這裡自行印製選票,再拿到投票站去」。
記者詢問他對拉荷義的鐵腕有何看法,他說:「對他能有什麼指望?他是加利西亞人。」加利西亞(Galicia)是獨裁者佛朗哥的故鄉,該區人在西班牙以頑固聞名。
然而波馬雷斯、我遇到的加泰隆人都不認為加泰隆尼亞會陷入暴力。
波西對我說:「我們不是巴斯克人。我們喜歡享受生命,不喜歡打架。」
軟體工程師薩勒先生在被起訴後,於週五獲釋,法庭禁止他對他的案子發表意見。他說:「能回家我就高興了。」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