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Sri Lanka 港口機遇之外的斯里蘭卡

Sri Lanka -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ri_Lanka
Sri Lanka officially the Democratic Socialist Republic of Sri Lanka, is an island country in South Asia, located to the southwest of the Bay of Bengal and to the southeast of the Arabian Sea. It is separated from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by the Gulf of Mannar and the Palk Strait. The legislative capital, Sri Jayawardenepura Kotte, ...


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觀點】港口機遇之外的斯里蘭卡
印度洋島國斯里蘭卡古稱錫蘭,在大英帝國時代開始,就佔據相當戰略價值,處於連接亞非的海上交匯點,說來不少英治時代的香港高官,都和英屬錫蘭有淵源。在「一帶一路」框架,斯里蘭卡自然是中國海路「走出去」的重要支點,中國近年在當地的大動作,亦無可避免地觸動鄰近國家、特別是南亞龍頭大國印度的神經。在各方利益交織下,這卻正是斯里蘭卡利用外資發展的機遇。
斯里蘭卡在英治時代發展勢頭不俗,但獨立後一直停滯不前,經歷20多年斷斷續續的內戰,乃主因之一。這場內戰涉及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的族群矛盾,佛教徒和印度教徒之間的「文明衝突」,「泰米爾之虎」(LTTE)以恐怖主義挑戰印度區域霸權的地緣政治,乃至世界各地斯里蘭卡僑民的代理人戰爭,既慘烈、又複雜,筆者多年前訪問斯里蘭卡時,內戰尚未結束,對那種緊張的南北對峙氣氛,依然歷歷在目。直到2009年「泰米爾之虎」全面戰敗,內戰正式結束,斯里蘭卡才走上積極發展的道路。
在過去十年,斯里蘭卡的社會情況尚算穩定,經濟情況亦大有改善,曾在2012年錄得GDP超過9%的驚人經濟增長。即使此後增長速度放緩,亦有4%至5%,表現依然不俗。但與此同時,面對通脹、低投資率等問題,斯里蘭卡經濟亦響起警號。最觸目的莫過於高債務比率:因為資不抵債,導致斯里蘭卡政府需要出售極具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口予中國,印度對此極其不滿,國內反對派也以此大造文章,但其實沒有其他國家願意以中國的價格出手,財困的政府也沒有多少選擇。
畢竟斯里蘭卡城市化、現代化的最大憑藉,在於它的地理位置和優良港口。目前斯里蘭卡有四個主要港口,當中三個規模都屬小型,只有首都科倫坡港(Colombo port)屬大型港口,也是中國投資的重點項目。雖然如前述,這項目曾在反對派、國內媒體和NGO壓力下被叫停,但現已重啟,據報中國的初步投資金額將達14億美元,建設將提供八萬個就業機會,預計在2030年完工。此外,中國建設的漢班托塔港一帶,將設立佔地約1.5萬英畝的經濟區,以工業化和促進旅遊業為目標。
問題是,這類項目面對的阻力始終難以解決,首先是工程附近一帶的民居不願搬遷,往往令工程進度受阻;其次是斯里蘭卡貪污嚴重,這類建設通常涉及大量灰色行為;而且土地的應用與發展權,也充滿爭議,因為外國人在斯里蘭卡本來不被允許擁有土地,但由政府批出租約,就可以出現特例。這些租約主要為期50年,99年則偶爾出現,每每被媒體形容為「變相殖民租界」。
內戰後急速發展的經濟
斯里蘭卡要走出債務陰霾,除了靠地理位置和港口「吃老本」,也必須充份利用其他潛在優勢,外資也應把握此等機遇。環保業是斯里蘭卡其中一個最具潛力的市場,而斯里蘭卡重視環境,因為它是最受氣候變化影響的國家之一;「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漢班托塔港一度被叫停,官方原因之一,就是環評不達標。為此斯里蘭卡聯同其他47個Climate Vulnerable Forum的國家成員,共同訂立在2050年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標,而根據聯合國發展處與亞洲發展銀行的聯合報告,技術上,這個目標是可行的,只是整個過程需要約500億美元,這就是難題。現時斯里蘭卡只有約370MW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即全國發電的大約3%,引入成本高昂的設備並不務實:從外地進口,會被徵收高關稅;以減低關稅的方法提升進口,又會變相減低政府收入。當地報章《Daily News》指出,商界、公營部門、乃至公眾,都希望銀行放寬相關借貸條款,藉此平衡各方長遠利益;外商亦可提供資助,共同研發相關技術。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