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擎天崗:1976;1985《唐朝綺麗男》; 2014




2007.8.9

1975年底或1996年年初
我當預備軍官排長向
擎天崗的獨立連報到
我們在那兒近10月
多少的往事
現在還能讀到後輩寫的文章

還有什麼值得多說
畢竟每個時空世界都是不同的






最想讓世界認識的台北角落
擎天崗
張鈞惠  (人間副刊 20070809)

春天的陽明山霧濛濛,上擎天崗的小巴士司機,在僅50公分能見度的小道,竟也能飛馳上山。隨著霧氣濃度的提高,坐在小巴士上,靈魂彷彿從人間飄升到雲中仙境。


擎天崗在日治時代曾經植草設大嶺牧場,放牧牛隻,後山農人會在沒有耕作的季節將牛兒送到山上寄養。也許是啃食了肥嫩的鮮草,牠們驅體壯碩有力,跑起來,速度和氣勢會震得地面磞磞作響。在起霧而看不清路面的四月擎天崗上,您得依著聽力分辨牠們在哪個方位朝你奔馳而來,才不會被牛撞飛地面。這些大牛兒極有靈性,只要主人上山喚著,即便在另一個山頭,也會盡快飛奔至主人跟前。



晴天的擎天崗是台北居民的桃花源,情侶們會躺在草地上仰望雲朵編織綺夢;兒童們會放風箏,奔跑嬉鬧;老人家們則結三五好友一同散步健行,活絡筋骨。而煙雨朦朧擎天崗,像一座迷宮,是屬於旅人的。未知的碰觸對旅行而言是一種奧妙體驗,腳踩著的步道有時是石階有時是泥濘,岔路更會積極介入你的好奇,轉角也許是碉堡崗哨,也許是絹絲般的瀑布,也許是另一條往深處蔓延的山徑。



走在四月的擎天崗上,往前看一片霧茫茫充滿未知,往後看也霧茫茫不見來時路,然而此時不需要讓眼睛看得太清楚,試試放下工作的壓迫侵蝕,安靜地走路!你是否能呼吸到濕潤微冷的風?你是否能聽到番鵑咕嚕咕嚕的叫聲?你是否能聞到時而強烈的硫磺味?你的心是否能感覺天地的安撫而寧靜?



Chang Chaotang

邱剛健 執導《唐朝綺麗男》現場 陽明山 擎天崗 1985







夏瑞紅新增了 3 張相片。
故人心情是陽明山秋天的芒草
往事況味是擎天崗黃昏的迷霧
陽明山擎天崗從前可謂北部院校的迎新聖地
那時大夥兒清早從山腳出發中午走到山頂
正好在草原野餐辦團康
有點累又不會太累
一天來回剛剛好
日前舊地重遊
崗上滿滿又是新遞補的青春儷影
所不同的是
現在馬路直接開到山頂
人車熱鬧得就像東區商店街
而流行的遊戲也早已換檔了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