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5日 星期三

Davos vs 世界社會論壇

一年一度的瑞士滑雪名勝Davos經濟論壇又要開張了
我讀過的報導說富豪在那兒一周要花上百萬美金

參考
http://www.answers.com/topic/davos

Gates to Pitch His Charity Work at Davos
Bill Gates said he would bring cassava to Davos to underline a pitch for his foundation's efforts to eradicate hunger in places where food is scarce and crops are often blighted.


At Davos, a Big Issue Is the Have-Lots vs. the Have-Nots
The growing income inequality between the ultrarich and the middle class is now debated in arenas where the primacy of laissez-faire capitalism was once taken for granted.


cassava
n. - 樹薯
cassava[cas・sa・va]
発音記号[kəsɑ'ːvə]
[名]
1 《植物》キャッサバ, タピオカノキ:熱帯産.
2 [U]1の根茎から採るでんぷん. ▼maniocまたはtapiocaともいい, 熱帯地方の多くの国で主食.


經濟縱橫 | 2012.01.25
"向達沃斯的新自由主義傲慢者們發出挑戰"


“佔領運動”在瑞士達沃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向聚集在那裡的“精英們”示威,而在巴西阿雷格里港舉行的世界社會論壇更是多年來致力於對抗他們眼中的“資本主義”。


在南半球35攝氏度的夏日氣溫之下,全球化反對者們在阿雷格里港大聲高唱"再見,資本主義!",情緒高漲。本次大會的主題就是"資本主義的危機,社會和生態正義"。大約兩萬人參加了在這裡舉行的世界社會論壇的開幕式,並舉行了遊行示威。儘管從數量上而言,社會論壇的參與者逐年減少,氣勢不比從前,但來到阿雷格里港的人們依然擊鼓高歌,手舉標語。幾位參加遊行的民眾表示,

"經濟危機是全球性的。今天希臘陷入困境,明天就可能輪到巴西。現在這裡的經濟還行,但是以後呢?"

"在一個解放的社會裡,我們不需要銀行。到了那個時候,金錢就已經不存在了。其實它已經死了,金錢已經陷入了危機,不是嗎?所以我們不需要銀行了。"

世界社會論壇的參與者們要求進行極端的思想變革,不但對於金融市場,在環境保護議題上同樣如此。一些參與者扛著棺材,象徵雨林正在被"埋葬",他們以此抗議在亞馬遜河流域建造世界第三大水利工程--貝羅蒙特大壩(Belo Monte)的決定,並批評即將通過的法律將削弱對於森林的保護。

聲張社會和生態正義

多姿多彩的世界社會論壇與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形成鮮明對比多姿多彩的世界社會論壇與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形成鮮明對比到週日為止,世界社會論壇的組織者們將在阿雷格里港及其周邊三個城市舉辦大量的研討會、演講報告以及展覽,以就社會和生態正義展開討論。 2001年,世界社會論壇正是在這裡舉辦了首次活動。

一名參與者表示,"我們所認識的世界就是這樣,少數人擁有權力,財富集中於部分人手中,許多人受到貧窮之苦。"而另一名女性抗議者則"希望讓世界變得更好。"

糧農組織預算"杯水車薪"

同樣有此想法的是何塞·格拉齊亞諾(José Graziano),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總幹事。他在開幕式致詞中表示,為了應對全球範圍的饑饉蔓延,必須立即拿出對策,

"我們的預算只有10億美元,這對於10億饑民來說實在太少了。消除飢餓的鬥爭不是單個政府的事情,而是整個國際社會的任務,大家共同來結束飢荒。"

週四(1月26日),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也將前往阿雷格里港。她並沒有前往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而是情願留在巴西與​​世界社會論壇的參與者們交換意見。她在這裡一定會聽到不少批評聲,因為很多社會活動人士在這裡舉行抗議活動,批評巴西里約熱內盧為籌辦2014年世界杯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會而強制搬遷民眾。

另一個世界 另一條道路

不過世界社會論壇的主要針對對象依然是同時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世界社會論壇組織者之一格爾茲鮑夫斯基(Candido Grzybowski)對法新社表示:"這個論壇的誕生就是要向達沃斯的新自由主義傲慢者們發出挑戰。我們明確表示我們希望擁有另一個世界。現在我們必須尋找道路,另一條道路。"

经济纵横 | 2012.01.25

"向达沃斯的新自由主义傲慢者们发出挑战"

“占领运动”在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向聚集在那里的“精英们”示威,而在巴西阿雷格里港举行的世界社会论坛更是多年来致力于对抗他们眼中的“资本主义”。

在南半球35摄氏度的夏日气温之下,全球化反对者们在阿雷格里港大声高唱"再见,资本主义!",情绪高涨。本次大会的主题就是"资本主义的危机,社会和生 态正义"。大约两万人参加了在这里举行的世界社会论坛的开幕式,并举行了游行示威。尽管从数量上而言,社会论坛的参与者逐年减少,气势不比从前,但来到阿 雷格里港的人们依然击鼓高歌,手举标语。几位参加游行的民众表示,

"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的。今天希腊陷入困境,明天就可能轮到巴西。现在这里的经济还行,但是以后呢?"

"在一个解放的社会里,我们不需要银行。到了那个时候,金钱就已经不存在了。其实它已经死了,金钱已经陷入了危机,不是吗?所以我们不需要银行了。"

世界社会论坛的参与者们要求进行极端的思想变革,不但对于金融市场,在环境保护议题上同样如此。一些参与者扛着棺材,象征雨林正在被"埋葬",他们以此抗 议在亚马逊河流域建造世界第三大水利工程--贝罗蒙特大坝(Belo Monte)的决定,并批评即将通过的法律将削弱对于森林的保护。

声张社会和生态正义

多姿多彩的世界社会论坛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形成鲜明对比多姿多彩的世界社会论坛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形成鲜明对比到周日为止,世界社会论坛的组织者们将在阿雷格里港及其周边三个城市举办大量的研讨会、演讲报告以及展览,以就社会和生态正义展开讨论。2001年,世界社会论坛正是在这里举办了首次活动。

一名参与者表示,"我们所认识的世界就是这样,少数人拥有权力,财富集中于部分人手中,许多人受到贫穷之苦。"而另一名女性抗议者则"希望让世界变得更好。"

粮农组织预算"杯水车薪"

同样有此想法的是何塞·格拉齐亚诺(José Graziano),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他在开幕式致词中表示,为了应对全球范围的饥馑蔓延,必须立即拿出对策,

"我们的预算只有10亿美元,这对于10亿饥民来说实在太少了。消除饥饿的斗争不是单个政府的事情,而是整个国际社会的任务,大家共同来结束饥荒。"

周四(1月26日),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也将前往阿雷格里港。她并没有前往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而是情愿留在巴西与世界社会论坛的参与者们交换意见。她在这里一定会听到不 少批评声,因为很多社会活动人士在这里举行抗议活动,批评巴西里约热内卢为筹办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和2016年奥运会而强制搬迁民众。

另一个世界 另一条道路

不过世界社会论坛的主要针对对象依然是同时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世界社会论坛组织者之一格尔兹鲍夫斯基(Candido Grzybowski)对法新社表示:"这个论坛的诞生就是要向达沃斯的新自由主义傲慢者们发出挑战。我们明确表示我们希望拥有另一个世界。现在我们必须 寻找道路,另一条道路。"

综合报道:石涛

责编:李鱼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